-

拜腾未能按约定偿还一汽华利债务 迟迟未上市的M-Byte还有多少机会?

来源: 新能源之家 阅读: 2019-06-26 19:46

6月24日,一汽夏利正式回复深交所问询。在回复函中,一汽夏利指出,南京知行的还款金额并没有达到当初约定的金额,截止回函日,南京知行仅偿还了3.3亿元债务和1元股权转让费。

新家观察.jpg

据双方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以及后续的补充协议显示,双方约定在2019年4月30日前,南京知行需要偿还80%的债务。

作为南京知行旗下品牌,拜腾一直受到新能源准生证的困扰,2018年9月,南京知行以1元的价格收购一汽华利100%股权,拜腾获得一汽华利的生产资质。

对于剩余债务,南京知行将何时偿还?在纯电动汽车逐步走下投资“风口”的大背景下,拜腾如何顺利完成融资,解决产品上市前的资金问题?M-Byte上市后,产品力如何?

拜腾C轮融资后偿还债务

在回复函中,一汽夏利表示,南京知行一直就还款进度安排与我公司保持积极沟通,并已在其新一轮融资中做了相应安排。

image.png

据一汽夏利披露,南京知行在2018年10月支付1元股权转让费以及剩余债务的10%人民币8000万元,2019年1月,支付了剩余债务的30%人民币2.4亿元,5月偿还了 1000 万元债务。南京知行总共偿还了支付3.3亿元,仍余3.1亿元未按期支付。

据了解,今年1月拜腾便开始新一轮融资计划,计划融资为5亿美元,用于首款车型的量产以及研发。5月份,拜腾南京工厂的开放日上,拜腾首席执行官戴雷对媒体表示,目前拜腾的C轮融资进展非常顺利,已经得到多家机构的支持,主要投资方也已经就投资拜腾的C轮开始了尽调,南京政府方面也将继续支持,预计今年年中完成。

虽然拜腾通过收购一汽华利获得生产资质,但生产资质的转移也存在问题。由于一汽华利在2018年被列入《特别公示车辆生产企业(第3批)》名单,进入为期2年的特别公示管理,在此期间,工信部不再受理该企业的新产品申报。

“风口”过后,融资越来越难

除了偿还债务、转移生产资质等问题外,拜腾面临着资金紧张、融资难问题。

a4ea417a5fa06ac9011689a26a7e79b6_9f7e8010f68ee23a9f1f4ef6bf6e543e.jpg

截至目前,拜腾完成四轮融资,分别为Pre-A轮、A轮、Pre-B轮、B轮,累计融资金额为8.2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6.4亿元),其中B轮融资额最大,为5亿美元,由一汽集团领投,宁德时代(300750)等跟投。这样的融资速度以及融资额度,对于一个自建工厂、研发中心的造车新势力来说,资金储备并不充裕。

针对B轮融资,有专家指出,拜腾B轮融资中,一汽方面并不是全部资金投入的方式,其中也包括一部分战略合作的方式,这也就意味着,拜腾在资金流方面并不富裕。

随着造车新势力进入产品投放期,以及资本市场对纯电动投资热的冷却,造车新势力的融资难度越来越大。截止目前,中国造车新势力的融资金额仅为为7.831亿美元,而2018年同期,融资金额高达60亿美元。

有专家指出,随着纯电动汽车逐步走下“风口”,以及马太效应在造车新势力突出显示,资本市场投资将逐步集中在头部企业,没有量产产品和无生产资质的造车新势力很难再资本市场获得“青睐”。

对于拜腾来说,如何通过5亿美元融资,顺利实现产品落地或许是拿到融资后最应该考虑的问题。戴雷也曾对外表示,接下来拜腾将集中精力做三件事,,第一是SOP,要全力推进拜腾M-Byte的年底投产;第二是布局销售市场;第三是继续完善拜腾的运营质量,包括控制成本和提升企业效率等。

拜腾M-Byte错失最好入市时机 

对于造车新势力来说,时间和资金是决定其发展的重要因素,在没有资金优势的状况下,拜腾在产品量产的速度自然落后于竞品品牌。

product_design_wide.jpg

其实,2018年初,拜腾首款产品的概念车亮相时,就充分体现了其“创新性”。例如,拜腾在首款车型中创新性地配备了多块显示屏,其中中控台处的屏幕达50英寸,此外方向盘上还配备了驾驶员触控屏。

m-byte-interior-wide2-en.jpg

除了搭载多块显示屏外,拜腾首款车型的人机交互方式也极具创新,不但提供语音识别、触摸控制、生物识别、物理按键交互功能,还搭载了手势交互功能。

但这里亮点几乎被造车新势力头部企业产品量产的消息所淹没,由于小鹏、威马、蔚来等新势力车企纷纷推出量产产品,市场对于造车新势力有了一定的认知,而这些造车新势力也通过产品与消费者建立起沟通的渠道。

有分析人士指出,如果拜腾M-Byte的量产时间与其他头部造车新势力相同,拜腾能够通过出色的产品创新,迅速抢占市场,但就目前拜腾的量产计划,似乎已经错过了最佳的入市时机。

e41c4e0d-77f4-4cf7-adf4-ebd5d3ef1e25_630_w1.jpg

拜腾汽车创始人冯长革曾对媒体表示,“这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对于新进入的企业来说,这里有足够的空间生存,也有足够的机会变道超车,站在风口之上,猪都能飞起来,但大风过后呢?那时候,能展翅翱翔的只有雄鹰。”

但冯长革没有想到,宏观经济形势不乐观、汽车产销下滑等大环境因素影响下,无论是造车新势力还是传统汽车企业,都将面临结构调整和行业整合。除了考虑产品落地等问题,拜腾似乎还要考虑未来如何发展。

(文本编辑:刘天鸣)
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反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