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能源、合资品牌双“失速” 长安汽车净利润亏损扩大至26.62亿元

来源:新能源之家   阅读: 2019-11-01 11:21

10月30日,长安汽车发布第三季度报。据财报显示,长安汽车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为451.15亿元,同比下降9.5%。

新家观察.jpg

除了营业收入出现下跌,长安汽车在净利润方面也出现大幅度下降,1-9月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6.62亿元,与去年同期相比大幅下滑328.83%。截止10月30日,长安汽车成为了沪深A股汽车行业股票中,净利润亏损最高的上市公司。

对于净利润快速下降,长安汽车在财报中指出,净利润下降主要是因为销量下降导致。这家拥有两家合资品牌、年销超过百万辆的汽车集团利润大幅度下降背后的真正原因究竟是什么?

利润奶牛不复存在

作为中国六大汽车集团之一的长安汽车,拥有长安马自达、长安福特以及长安标致雪铁龙三家合资企业。

在外界看来,合资企业意味着高收益以及高利润。事实上,长安福特曾为长安汽车提供了高额的利润。据长安汽车披露的财报显示,2016年长安汽车净利润达到102亿元,其中长安福特贡献的净利润就高达90.7亿元,占比高达89%。

timg-17.jpeg

但由于长安福特产品更新出现断档、产品质量出现问题,导致长安福特销量呈现出跳崖式下跌。

据数据统计,2017年长安福特全年销售82.8万辆,同比下滑14%,2018年长安福特再次呈现下跌趋势,全年销量为37.78万辆,同比大降54%,进入2019年后,长安福特仍然呈现下降趋势,1-9月仅销售12.9万辆,同比暴跌58.2%。

不单单是长安福特出现销量下滑,长安马自达同样也出现销量大幅下降问题,2019年前9月,9.58万辆,同比下滑25.4%。

u=151387810,1711442468&fm=26&gp=0.jpg

此外,合资年龄最轻的长安标致雪铁龙也出现了销量快速下跌的问题,今年1-9月,DS品牌共销售0.20万辆新车。值得一提的是,10月28日,长安汽车已经将长安标致雪铁龙汽车有限公司(长安PSA)50%股权挂牌出售。

有行业专家指出,净利润过度依赖合资品牌使得长安汽车抗风险能力较弱,当利润奶牛出现问题,对于长安汽车的业绩将是沉重打击。

针对长安福特和长安马自达的净利润贡献减少和销量下滑,长安汽车执行总裁谭本宏曾对媒体表示,未来1-2年内,长安汽车主要解决合资不再是利润奶牛的问题。

新能源汽车“掉队式”发展

对于合资品牌重度依赖问题,长安汽车意识到了合资品牌不再是“利润奶牛”。但是对于新能源汽车市场,长安汽车似乎走上了“掉队式”发展。

image.png

作为中国汽车市场中最早一批转型新能源汽车市场的企业之一,长安新能源曾经拥有着较高的销量表现,还在2018年成立新能源汽车子公司,资产总额达到11.35亿元。

image.png

而在销量方面,长安新能源也经历大起大落,2017年长安新能源凭借着奔奔车型的热销,全年销量达到6.12万辆,进入2018年后,销量持续增高,全年销量增长至8.68万辆。

市场的持续走热以及销量的上涨,长安汽车在2017年提出“香格里拉计划”,计划投资1000亿元布局新能源汽车,并提出2025年全面停售传统意义燃油车,成为国内首家提出禁售燃油车的企业。

进入2019年后,受到新能源补贴、无新产品推出等问题,2019年长安新能源出现了大幅度下降,前九月销量仅为2.9万辆。

无论是从长安新能源的产品布局还是从销量情况来看,似乎都无法支撑“香格里拉计划”最终目标的落实。

长安汽车对新能源业务的“努力”并未暂停

即便是销量出现大幅度下跌,长安汽车也没有暂停对新能源汽车项目混改的“努力”。

image.png

9月底,长安新能源再次启动募资计划,增资条件放宽至在公示期内,至少征集到两家符合资格条件、接受全部增资条件并经增资人确认的最终投资人,其中单个投资人投资金额不低于5000万元,签订增资协议。

根据增资项目披露的信息来看,长安新能源负债以及净利润呈现持续亏损。截止2019年8月底,长安新能源总负债达到18.7亿元,营业收入为29.74亿元,净利润亏损42.41亿元。而2018年全年的净利润亏损为22.68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长安新能源第二次挂牌募集资金,2018年10月,长安新能源在上海联合产权交易所首次挂牌,但由于投资者与长安汽车在一些核心条款上产生了分歧。长安汽车于2019年6月终止了公开挂牌增资事项。

192930048.jpg

实际上,长安新能源再次启动混改是为了解决“香格里拉计划”中1000亿元的投入,2017年长安汽车发布“香格里拉计划”时,提出向整个新能源汽车领域投资1000亿元,事后,长安汽车总裁朱华荣对媒体表示,“这1000亿也不是长安自己投,不是独家投,还包括社会上的各种资源”。

此外,长安新能源还希望通过混改提高新能源独立公司的效率,改善负债问题。

但随着大部分投资被造车新势力吸引以及新能源汽车正在面临着2020年补贴退出的关键时间点,市场的不确定使得投资机构放缓了对这一领域的投资,同时,长安汽车国企背景也是资本犹豫的因素之一。

(责任编辑:白光耀)
二维码

扫描二维码关注公众号

反馈 联系我们